黄家坝暴动

字体【  编辑日期:2021-07-19 08:51信息来源:凤台县人民政府阅读次数:

 

一、组织准备

暴动前黄家坝已经建立了党支部和农民协会。1928年,黄家坝的进步青年黄子贞、吕子明、甄治平、郭光武、张济华先后进入凤台县地下党办的白塘庙初中补习班,在这里阅读了《马克思主义浅说》、《社会进化论》和《新青年》等革命书刊,并接触了党的组织。1929年,黄子贞等人结业后回乡创办了黄家坝小学。1930年10月,凤台县委委员唐志远和陈远德到黄家坝发展党组织,介绍黄子贞、吕子明、甄治平3人入党,在学校东厢房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先成立党小组,后成立黄家坝党支部,黄子贞任支部书记。唐志远在黄子贞的饭店里以帮工为掩护,发动贫苦农民联合越来同地主豪绅作斗争。党支部根据革命形势的发展,组织农民成立了“农民协会”和“红军中心联络站”,由黄子贞担任农协会主席和联络站站长。由于唐志远、黄子贞等人的宣传组织,黄家坝农协会很快发展到3000多人。党支部又把农协会的16名骨干会员吸收到党内来,成立了前黄、后黄、吕店、王郢、甄家岗5个党小组,分别由黄子贞、张济华、吕子明、郭光武、甄治平担任组长。

1931年夏,淮河流域发生40年来所未有的大水灾,人民流离失所。吕店村地主吕华山用烧饼换小孩支贩卖,乘机发灾难财。苛捐杂税也多如牛毛,致使阶级矛盾激化。处于饥饿状态中的农民,斗争要求十分迫切,到处呈现出一触即发的革命状态。8月,凤台县委书记程东方在洞山的一个山洞里召开党组织负责人会议,讨论发动农民暴动问题。9月20日,中共中央在《由于工农红军冲破第三次“围剿”及革命危机逐渐成熟而产生的党的紧急任务》的指示中,要求“苏区和非苏区立刻扩大与巩固红军,中央区与鄂豫皖区各县成立一个团,立即订出具体计划,征调干部和工农中的积极分子到灾区工作”。“在某些武装斗争已经成熟的农民区域,集中力量去发动那边的灾民斗争,开展游击战争”。根据中央指示和黄家坝的组织建设、社会形势,凤台县委决定在黄家坝举行暴动。

二、军事准备

暴动之前,凤台县委书记唐志远在黄子贞家召开了动员会议,黄子贞、甄治平、郭光武、吕子明、张济华参加会议。会上,传达了上级指示,决定于1931年11月5日举行武装起义。计划暴动后分两路进军,一路开往江口,一路开往鲁口,然后到寿县打游击。会后,黄家坝党支部派黄相如等3人分别与凤台县白塘庙、鲁口,颍上江口等地党组织联系。鲁口党组织集合了30多支枪,江口集中了20多支保家枪,待黄家坝暴动成功,立即响应。两地党组织分别派孙寿堂、李协民到黄家坝通报了准备情况,并担任暴动后两路队伍的向导。当寿凤游击大队到达凤台县委驻地白塘庙时,收到黄子贞来信,要求游击队开到黄家坝帮助斗争地主,支持黄家坝暴动。

11月3日晨,佩戴红布条的寿凤游击队到达黄家坝。游击队的提前到来,增强了暴动力量,也打乱了原计划11月5日暴动的部署。凤台县委决定当日举行暴动。黄家坝农协会员也佩戴了红布条,两支队伍会合后达170多人。至此,黄家坝暴动的军事准备基本完成。

三、血染黄家坝

游击队进驻黄家坝以后,立即会合农协会设岗警戒,逮捕了地主黄冠信、王弼亭、吕成云、黄晨初,缴获长、短枪各1支。在集中心召开了附近4个村500多人的群众大会,斗争了逮捕的4个地主,唐志远在大会上讲了革命形势和打倒地主土豪、开仓济贫的道理,苦主控诉了地主土豪的罪行,号召群众向地主豪绅进行扒粮斗争。游击大队先控制了两家地主,接着在街上张贴了“打倒土豪劣绅”、“穷人不打穷人”等标语,发动群众进行扒粮。激愤的群众潮水般涌向前黄、吕店两个村的地主家。会后,游击队打开前黄、吕店的地主黄冠信、黄晨初、黄冠宾、吕成云的粮仓,把一万八千多斤粮食分给备受饥饿煎熬的灾民。由于控制不严,地主吕华山跑到颍上报告了团练头子杨成轩。下午二时许,逃跑的地主吕华山和红枪会头子杨承轩、叶玉山带领2000多会徒、团练,从黄家坝西北、西南、北面分三路向暴动队伍包围过来。同时,凤台县国民党常备队100多人也从南面打来,把游击队和暴动群众分割成了几处。游击队仓促应战,接连打退敌人几次冲锋。因低估了敌人的力量,没有及时转移,致使游击队陷于被动。五时许,游击队架在七贤墓北场上的机枪卡壳,步枪子弹也打光了。敌人听游击队枪声稀落,便蜂拥而上。游击队员在突围中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后分三路撤退,由于游击队三面临敌,一面临水,中共军事巡视员李英带一部分队伍向东面焦岗湖撤退,因湖水深浅不一,杂草丛生,加上渔民捕鱼设下的渔网和鱼钩,行动非常困难。不少游击队员牺牲在泥水中。黄子贞退到黄家坝东南陈台孜,身中三弹壮烈牺牲。暴动领导人曹鼎、李英、程东方、唐志远也当场牺牲。黄家坝党支部委员张济华、吕子明、高连云脱险。

11月4日上午,国民党凤台县长夏福堂带人到黄家坝搜捕暴动人员,并进行大屠杀。黄子贞家被查抄,郭光武被捕。被俘的24人中有12人在黄家坝南头桥口被杀害,2人保释,其余10人被关进凤台监狱。原计划呼应暴动的两支武装因未得到提前行动的通知,未能发挥策应作用,使黄家坝暴动孤立无援。鲁口孜集合来的暴动人枪被何俊芝拉去投奔了倪荣仙,江口集的队伍则自行解散。

在这次战斗中,中共军事巡视员李英、游击大队负责人曹鼎以及中共凤台县委领导人唐志远、程东方等83人壮烈牺牲,24名游击队员被捕,被捕的同志中12人当夜被砍死,12人被投入监狱。

四、历史意义

黄家坝暴动,是白塘庙起义之后,武装了的农民在党的领导下又一次为摧毁反动政权求得解放、反抗统治阶级的暴力行动,给予地主阶级一定的打击。黄家坝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并不因此失其光辉,失其历史意义。首先,它给国民党反动派以打击。黄家坝暴动是中共凤台县委领导的一次较大规模的武装起义,贯彻执行了党八七会议所确定的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不仅波及凤台、寿县、颍上三县,而且首开杀戒,使反动派大为恐慌。此后,国民党县政府在凤台、寿县连续进行了大搜捕,足见这次暴动对反动派的巨大震动。其次,它表明了凤台、寿县人民反抗反动统治的坚强决心和顽强意志。黄家坝暴动牺牲的83位烈士的鲜血并没有如反动派所愿吓退革命群众,相反,不到8个月,凤台大地又起风雷。第三,它壮大了革命队伍,一些游击队员到苏区参加了红军,他们大部分牺牲在根据地反围剿作战中和长征路上。第四,黄家坝暴动牺牲烈士们的革命精神极大在鼓舞着人民群众去革命、去斗争,他们的英勇事迹深深地印在皖北人民的心中。